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生肖文化--神虎镇邪

本书研讨生肖虎的文化蕴涵,侧重说明人与动物的互动关系,以及该种动物在中国文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引子
章节列表
引子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秦汉以来,巫风日盛。施巫术者中,一派为方士,宣扬炼丹、求仙、羽化升天。一派仍为巫,主要宣扬鬼神。当汉末中国道教兴起后,出现了空前的造神运动。

道教中的诸神除保留极少的兽神外,几乎都是人神,原本是兽神的,也被改造成了人神。如西王母,这个著名的西方母虎女神,也改造成“金母元君”和“九灵太妙龟山金母”,并为她找了个配偶――东王公,还把白虎神与她分开,说白虎神是西王母的使者。张陵――张天师与虎不好分开,便说虎是张天师的坐骑、助手,或说是张天师的化身。最后把虎神安排到最下层,作土地公手下的虎爷,只负责守卫工作。大概保留半人半兽的神,有失人的尊严吧!

道教中有位人神,名崔子玉,河北彭城(今河北磁县)人,自幼很聪明,唐贞观七年考取进士。曾任滏阳令,又升为蒲州刺使,兼河北二十四州采访使。《列仙全传》说他“以其昼理阳间,夜断阴府也”,于是人们又称他为崔府君。

崔子玉最著名的政绩是任子长县令时的“息猛虎害”。他办理了一桩猛虎噬人的案件,从此平息了当地的虎患。从历代的记叙中,这只噬人的猛虎很通人性,非常守法。当崔子玉派县吏带着灵符进山拘捕它时,猛虎毫无反抗,衔着灵符到衙门受审。有的记载说崔子玉命壮役用铁棍把虎打死,虎尸交受害家属抬去变卖。《列仙全传》则说经崔子玉审问后,虎十分悔恨,在堂上触阶而死。清朝光绪版的《崔府君实录》中,故事的情节又作了新的改造,说崔子玉派两名县吏到山中拘捕猛虎时,在土地公的协助下,虎自动戴上锁链,与一只母虎同到县吏住宿的山神庙自首。噬人的雄虎承担了罪责,使无罪的母虎当场获释。虎随县吏到城外时感到心中有愧,不进县城的正门,而从西面新挖的小门进入。

崔子玉审问虎:“你吃人害母,有罪没有?”虎很沉痛的点头表示认罪。崔子玉又问:“你能供养他母亲吗?”虎表示可以供养死者的母亲来赎罪。于是虎被释放。它每天到市场叼吃食供养死者的母亲,直到把她送终才归山。

河北省磁县还把崔子玉审虎案编成当地的怀调戏演出,剧名叫《虎西门》。上面所述有的情节,也来自磁县的怀调剧。

崔子玉的事迹发生在唐代,到清朝光绪年间已有一千三百多年了,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改造。其中有道教造神的改造,使崔子玉的神格越来越高。北宋真宗时追封他为“护国西齐王”,仁宗又追封他为“护国显应公”。民间的改造,则使噬人的猛虎越来越有人情味,而且很守法,道德观念也很强,堪为人的表率;其中也渗入道教教化的宣传。

虎走下了神坛,虎既是人,人也可以变为虎,形成唐代以来传奇故事的主题。故事都写有具体的年代和姓名,像是真有其事,实是假托虚构,借虎故事来影射人间的时事。

宋代编纂的《太平广记》中,收录了两则唐代关于虎媒的故事,即《卢造》和《裴越客》。

《裴越客》说的是,唐肃宗乾元初年,吏部尚书张镐在京任职期间,曾将次女张德荣许给仆射裴冕的三子、前蓝田县尉裴越客为妻。因张镐被贬为?州司户,要离京赴任,便将婚期改到来年春季。

第二年的春天,张镐为嫁女办喜事,在花园宴请家族。张德荣与姑姨妹到山间林中游玩,突然被虎叼入林中。派人寻找,杳无踪迹。

这时,裴越客也如期启程到?州完婚。他乘坐的船到了离?州不远的地方,他上岸暂在河边小屋中住宿。夜晚,一只虎背来一个年轻的女子,裴越客便把她安置在船上。这女子恰巧是张镐的次女张德荣。她父亲闻讯找来,父女相见又悲又喜,便同裴越客一起到家中,如期举行了婚礼。从此人们在黔峡建立了“虎媒祠”。

当然,这是传说,不可信。但就事论事而言,本来裴越客可以顺利地举行婚礼,倒是虎跑出来制造了一场悲喜剧。虎本想把张德荣背来让她与裴早日完婚,岂知裴张二人在船上见了面却又不相识,反而弄巧成拙了。虎是好心做了错事,仍然可爱,所以后人还给虎修祠纪念。

《卢造》所讲的虎媒的故事还算得上虎媒,使一桩断绝的婚约又连接上,让一对青年男女结成了姻缘。故事讲唐代宗大历年间,河南汝州叶县县令卢造的幼女,答应嫁给同乡郑楚的儿子郑元方。但中途发生了很大变故,郑元方的父亲郑楚亡故,他要护送父亲的亡灵回江陵。卢造也因辞官而寄居叶县,两家从此断绝了音讯。几年以后,卢造只得把幼女另许给叶县韦县令的儿子。

办喜事的当天,郑元方也恰巧来到了叶县。正遇武昌的戍边队伍也到叶县县城,因此城内没了住房,他只得住宿到郊外十二里处的僧房里。约晚上三更时,有只老虎来推房门,没有推开。虎又撞断窗棂,探进头来,颈部被窗棂卡住,进退不得,郑元方便用砖头将虎打死了。

不久,郑元方听到屋外有女人呻吟,他外出探看,这年轻女子说:“我是前任叶县县令的女儿,今天要嫁给韦家,韦家来迎亲,正要上车,就被老虎背到这里来……请救救我……”郑元方把她扶进屋内,见她没有受伤,只是身上穿的婚服被泥水湿透了。郑元方对她说出自己的姓名,并说起两家曾定过婚约。这年轻女人也记得往事,便说:“我父亲曾答应把我许配给你,后来因为断绝了音讯,才把我嫁给韦家。但天命难改,老虎把我送交给你……如果你送我回去,请让我回绝韦家,作你的妻子。”

郑元方把打死的虎交到县上,并详细讲述了这段遭遇,县令认为事不寻常,便把卢氏判归郑元方。

令人惋惜的是,成人之美的虎却被人误会而丧失了性命。传说虎能画地观奇偶以卜,大概能准确占卜到办善事的时间和地点,却没有卜到会惨遭误会。

鲁迅先生说:“因为唐人大抵描写时事……大概唐时讲话自由些,虽讲时事,不至于得祸;而宋时则讳忌渐多”。这则唐人传奇写的虎故事,便是以颂虎来隐喻当时的时事,可能有善于助人者惨遭误会的人和事。

《太平广记》中收入的《申屠澄》,讲的是人娶虎妻的故事,这位虎妻还有些文才。

唐德宗贞元九年,有一个读书人叫申屠澄,补授濮州什?县县尉。路上遇大风雪,马走不动了,便进入路旁茅屋中取暖。屋中有老翁老妇,和十四五岁的女郎。女郎头发很乱,衣服也脏,但举止妖媚动人。

因天色已晚,申屠澄便要求住下,老翁老妇满口答应。老翁邀申屠澄一同饮酒,申把女郎也请入座。在行酒令时,申发现女郎很聪明,便大胆提出求婚的要求,老翁立时应允,并不要任何婚礼,当晚就成了婚。第三天,新妇告别老翁老妇,随申屠澄上路赴任。

申屠澄的俸禄很少;而妻子操办家务很得力,广交宾客,不久,就获得好名声,也得到亲族和仆人们的欢心,夫妻情谊更为融洽。当申屠澄任职期满时,他们已有一男一女,都很聪明。

他们返回老家陕西,路过嘉陵江边,全家在泉水旁歇息。妻子忽然惆怅的吟了一首诗:“琴瑟情虽重,山林志自深,常忧时节变,辜负百年心。”申屠澄不解诗的含意,只以为她离家太久,思念父母心切,便劝慰她说:“都快到家了,何必忧伤呢!”

到了妻子的家,茅屋依然如故,但已空无一人。妻子因思念亲人,整天流泪哭泣。一天,她发现屋角放旧衣服的下面有张虎皮,立时破涕而笑:“没想到这个东西还在!”她把虎皮披到身上,马上变成了一只老虎,冲出屋门,奔入了山林。申屠澄领着儿女顺山路寻找,不见任何踪影,对着山林大哭了几天。

这件故事有点像《天河配》,织女离去是披上昔日沐浴时脱下的衣裳升天的,虎妻是披上旧日的虎皮返回山林的。人间虽好,而山林才是虎的天堂。

《太平广记》还刊入了两则人变虎的故事。一则题名《南阳士人》。有一个人家居南阳山中,得了热病十天不愈。有一天夜里,他收到一份官方文书,让他变成虎。他对此并不在意,把文书放在床席下。第二天,他同家人谈起此事,而且文书还在,更感到惊异。他感到病已稍好,便外出闲游。他在溪涧水中一照,发现自己果然变成了虎,因此他不敢回家。他饿了试着生吃蝌蚪,又吃了采桑叶的妇人,觉得很有滋味。有一天他想捕食背柴草的男人,仙人马上前来阻止:“如果你伤害了背柴草的人,你就永远变不成人了。”仙人告诉他,“明天你应吃一个王评事,以后你便会重新成为人。”

他遵照仙人的嘱咐,伏在临近官道的草丛中等候。夜晚,在暗淡的月光下,果然见一个穿红袍的官员,骑在马上,因刚与县官饮过酒,呈现半醉的样子。马前马后,有几个随从,但离王评事较远。他马上扑过去,将穿红袍的王评事叼到矮树丛中,吃得干干净净,跟随的人也都四散逃命。不久,他由虎又变成了人。

自隋朝以来,评事是县中决断疑案的人。故事中没有讲这位王评事的为人如何,但这类人中确有陷害无辜,制造冤狱的坏蛋,为人民群众所痛恨。在无处伸张正义的时代,人民群众只能幻想以“人变虎”来除掉那些残害人民的官吏。

第二则人变虎的故事,题名《范端》。范端是管理二十五户或一百户的里正乡官。村民们控告他常常领着虎进村盗吃家畜,县令对此怀疑。后来一只虎进入仓库偷肉,几乎被村民捉住。于是,村民又告范端。县令正式审讯他,范端才道出实情,说自己爱吃生肉,又得不到,便与二只虎一起去偷家畜,同它们共同分食。县令晓之以理,便让他离职回家。

范端回家后,仍有野虎来找他,扰得村民不得安宁,村民决定把范端杀死。他母亲闻讯后立即让儿子逃离。从此,山野中出现了三只虎,其中一只左脚还穿着靴子。

母亲怕儿子变成了虎,遇到三只虎便号啕大哭,两只虎跑开,穿靴子的虎闭眼伏在地上。母亲把虎脚上的靴子脱下,发现里面还是人脚,母亲抱着它痛哭不已。过了很久,这只虎才离去。

村民知道穿靴子的虎便是范端,只要三只虎出现,村民们便喊“范里正”,两只虎跑开,一只虎回头看着大家,频频点头,显出很悲伤的样子。从此以后,便不知去向。

这个变虎的范端里正,因旧习难改,最后与兽类同伍,但仍未失去人性,没有忘记自己的母亲和村中的乡亲们。

民间传说和童话中,也有很多关于虎的故事。如蒙古族民间流传有“神鹰和神虎的故事”,讲述神鹰和神虎一同战胜吃人吃羊的恶蟒,保卫了科尔沁草原的牧民和羊群。所以每逢新年,科尔沁家家门上贴着绘有神鹰和神虎的年画。

汉族楚州地区流传“虎头鞋的故事”,述说男娃小宝穿着仙女妈妈做的虎头鞋,闯进知府衙门,夺回被王知府霸占的母亲画像。王知府追赶时,从小宝脚穿的虎头鞋上跑出一只猛虎,把害人的王知府叼入深山。从此小宝家再不受欺凌,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民间流传的童话故事,保留着浓郁的乡土气味,对孩子能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使孩子知道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要像神鹰和神虎那样,消灭一切害人的败类和恶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