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生肖文化--神虎镇邪

本书研讨生肖虎的文化蕴涵,侧重说明人与动物的互动关系,以及该种动物在中国文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端午辟邪的神虎
章节列表
四、端午辟邪的神虎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夏历五月初五,是我国传统的“端午节”,又称“端阳节”。唐代因玄宗八月五日出生,为避皇帝讳,将端五的五字改为午字,便叫“端午节”了。
每逢端午节这一天,人们要吃粽子,划龙舟,传说纪念楚国爱国诗人屈原。有的学者认为端午节竞龙舟源于远古三代的“兰浴”。有的说为了纪念吴国的伍子胥,他被吴王夫差杀死抛尸于江中,化为涛神。
古时,五月五日原为巫节,又称五月为“恶月”。东汉应劭在《风俗通义》佚文中记有“五月五日,以五采丝系臂……辟兵及鬼,命人不病温。”晋朝人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记有“五月五日并踏百草,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因为夏初天气已暖,病疫开始盛行,门口插艾和菖蒲,就是用气味来驱逐病毒,净化空气,并可以主灸百病。传说菖蒲“利以杀鬼,醉婆娑,老魅亦当退辟。”
宗懔所说晋代荆楚地区“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不知用艾草扎成什么样的人。宋代人的记载中便明确说用艾草扎张天师的形象。因为宋朝统治者崇奉道教和道术,道教因此十分盛行。道士们借东汉五斗米教创始人张陵之名,到处传播张天师镇妖的巫术,便使张天师与端午节祛病瘟、镇五毒的风俗结合到一起了。人们给张天师造像时,神虎便成了他的助手或坐骑。也有将神虎悬于门户上,单独执行镇妖驱五毒的任务。
南宋京城临安(杭州)“以五月五日佩赤灵符挂心前……以艾与百草缚成天师,悬于门额上,或悬虎头白泽。或仕宦之家以朱砂于午前书:五月五日天中节,赤口白舌尽消灭”。端午节京城内有人制张天师像出售,“都人画张天师以卖,又合泥做张天师,以艾为头,以蒜为拳,置于门户之上”。
南宋宫廷也很重视端午节,宫内“意思局”专门备有节日风俗用品:“内司意思局以红纱彩金?子,以菖蒲或通草雕刻天师驭虎像于中……又雕刻百虫铺于上,却以葵、榴、艾叶、花朵簇拥。内更以百索彩线、细巧镂金花朵及银样鼓儿、糖蜜韵果、巧粽、五色珠儿结成经筒符袋,御书葵榴画扇,艾虎,纱匹缎,分赐诸阁分,宰执,亲王。”
以上说明,在南宋临安京城内,端午节时专有民间艺人绘张天师像或用泥捏塑天师像出售。宫廷内制作的节日用品较民间精美,用材讲究,品种多样,并装在红纱彩金盒子里,只有朝中的重臣和亲王才能享用。
端午节的艾虎,有的自己制作。北宋英宗驸马、著名山水画家王晋卿在端午词中写道:“偷闲结个艾虎儿,要插在秋婵鬓畔”。他亲手为公主扎个小艾虎,既为时尚的节令之物,也为了表达夫妻之间眷恋之情。
端午节又是道教的浴兰令节,临安的僧人和道士也纷纷走出寺院的山门,拿着经筒、符袋、卷轴、小粽子、夏橘等物,馈赠官宦人家和施主们,道士们的卷轴少不了张天师驭虎画像。
南宋节令衣服也随时尚,从宫廷到民间,家家都要穿有艾虎纹样的染织夏装,不然儿女们便不高兴。刘克庄在《己卯端午十绝》诗中记述了这一习俗:“儿女需京?,经时买来归,似嫌无艾虎,不肯换新衣。”
明、清两代,端午节饰艾虎的风俗不仅延续下来,而且更盛,艾虎的形式和品种也增多了。明人永昶《端午食赐粽》诗中写道:“蓬莱宫中悬艾虎,舟满龙池竞箫鼓”。京城市民家端午节悬朱砂画的符,插蒲草扎的龙和艾虎,窗牖上贴红纸剪的吉祥葫芦。
除京城外,清代各地端午饰艾虎的风俗也十分普遍。如山东、福建的县志均有记载,摘录五则:
“端午……人载艾虎”。
“妇女妆艾虎,簪艾叶”。
“端阳自五月一日始,门悬蒲艾,妇女小儿系续命丝,五色丝绒,佩符簪艾虎”。
“儿童佩艾人艾虎”。
“书门符,悬艾虎”。
《清嘉录》记载:苏州“编线为虎形,系小儿胸前,谓之老虎花”。江苏省妇女还爱用新茧制成艾虎,簪到头上。
《江乡节物词》记叙:“杭人午日制老虎头,系小儿襟带间,示服猛也”。浙江出售各种绒缀成的老虎花出售。
北京城内有专制红色绒花的作坊,其中便有绒花艾虎和绒花“艾虎震五毒”,插于妇女的头上。现今北方各地端午节给娃娃手腕上扎五色线、缀五色小粽花,身佩艾虎香包,用雄黄酒在娃娃额上写王字,名叫“虎头纹”。端午节家家用大红纸剪“艾虎镇五毒”剪纸,或剪“老虎葫芦”剪纸,表明五毒已收入葫芦,被艾虎吃掉了。有的剪“公鸡吃五毒”,剪“刀剪蝎子”,贴门上辟邪。江苏海州地区端午节家家门口贴虎符,就是用朱笔在黄表纸上画虎头辟邪。山东蓬莱、黄县等地,端午节在一扇门上贴剪纸艾虎,另一扇门上贴剪纸葫芦,当地称为“收毒葫芦”、“消灾葫芦”。这里还给娃娃制作茧虎玩具,将茧从中间剪开,内装两丸小泥球,再连接上,在茧的两端作成小虎头样,放到有斜度的板上,小茧虎就往下翻滚,很受孩子喜爱。黄县还用大颗黄豆连接起来,做成小虎,缀于绿锦做的艾叶上,簪于姑娘的发鬓上,显得十分灵巧。
山东和江苏的妇女们,过去用盖有印符的彩绸,以金银线制成骑虎的小人,端午节插于髻上,名叫“健人”,传说可辟灾祛病。这种风俗很古老,唐诗中便有“松凉夏健人”之句。明人王屋《辛酉端日》诗中写“醉怜霜鬓短,还插健人符”。山东微山湖的渔民,为防船上的小儿落水,端午节用红布做“老虎绊子”,绣虎头的一端系于小儿的腰间,另一头系于船上。
叶又新先生生前在胶东调查,当地端午节曾用绸布和丝绒做虎头小人。有的用桃木削成,有的用加吉鱼(真鲷)骨做小人的四肢,用布和棉花做头,名叫“桃木人”、“加吉孩”、“包布孩”,端午节缝到孩子衣服的双肩或背后,小人表示有力量,虎头用以辟邪。
山西、陕西、河北等地,端午节要给娃娃做艾虎兜肚、艾虎帽圈、老虎枕头。姥姥或姨家给娃娃送老虎鞋和虎头鞋,有的送艾虎串串,缀到娃娃的衣襟上。艾虎的造型别于一般的虎的造型,或在虎头的腮部装饰两片绿色的艾叶;或让虎站在一片艾叶上。还有艾虎面塑礼馍,有的在虎的腰部装饰两片艾叶,像展翅的飞虎,有的在面塑虎身上装饰一朵大红花,或让虎背着石榴和灵芝。
清代官府之家,五月初一,将“神符朱判儿”和“张天师五毒图”贴到大门正上方,到端午节的中午,用鸡血点钟馗的眼,俗称“朱砂判”。门下贴张口向下的剪纸葫芦,名曰“倒灾”。宫眷内臣要穿五毒艾虎补子蟒衣。
北京俗曲《端午节》描述了京城端午节的习俗:“五月端午街前卖神符,女儿节令把雄黄酒沽……一枝枝艾叶菖蒲悬门户,孩子们头上写个王老虎,姑娘们鬓边簪五色凌福。”
总之,端午节以各式各样的艾虎最多,它不仅有保护娃娃的喻意,而且还是妇女们时尚的装扮。端午节又是妇女们显示艺术才能的节日。她们用剪纸、刺绣、面塑,编制出各种辟邪祛灾的艾虎,营造了浓厚的节日气氛。
艾与爱两字同音,艾虎成为人们心目中的“爱虎”。后世对神虎的崇拜信仰已消失,人们也不会相信虎能吃五毒、驱瘟疫、驱恶鬼妖邪,但形成一种习尚后,便会千百年的延续下去,这绝非是迷信活动,而是反映了人民扶正压邪的心理,反映了人民崇尚阳刚之美和保护幼儿健康成长的愿望。
端午节原本是祛灾辟邪的节日,在长期的民俗演化中,渐渐变成爱(艾)的节日――热爱生活,热爱新的生命,连“兽中之王”的猛兽,也成为人们喜爱的“艾(爱)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