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生肖文化--神虎镇邪

本书研讨生肖虎的文化蕴涵,侧重说明人与动物的互动关系,以及该种动物在中国文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龙虎在政治上的分离
章节列表
二、龙虎在政治上的分离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自古以来,人们熟知山兽之君的猛虎,不仅有很多人见过虎,也能猎获猛虎,还能把活虎圈养在铁槛中,甚至可以把虎驯化。人们虽对虎的威猛感到惧怕,但对虎并没有神秘感。对龙,人们则感到神秘莫测,或见它随着撼山动地的雷鸣,在阴云中像蛇似的闪动,发出刺目的豪光,或在陆地、海洋中卷起冲天的风柱,刹那间摧毁村舍、林木和渔船,或从天上降下雨水或霜雪。凡此种种,人们便认为是龙的神威作用。但是,谁也没有见到龙的真正面目,只能靠想象,综合各种动物的特征造出龙的形象。即使如此,在春秋战国时期,龙神的地位并不显著。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为了巩固他的政权,并要千秋万代地传下去,便要借用龙的神威,使天下人臣伏于他。从秦朝开始,皇帝的印章改用玉石雕刻,称为玉玺,用龙虎纽,为皇帝专用(“群臣莫敢用”)。其铭文是“受天之命,皇帝昌”,由此可窥见秦始皇的政治意图。到汉代,摈弃了玉玺的虎纽,变成了龙形纽的玉玺。
从秦以后,历代帝王都自诩为“真龙天子”,其子孙也就是龙子龙孙了。因此,帝王的身体便称为“龙体”;帝王的表情称为“龙颜”;帝王穿的黄袍称为“龙袍”;帝王居住的宫殿称为“龙廷”;睡觉的床称为“龙床”;坐的椅子称为“龙椅”;皇帝出巡乘坐的车称为“龙驾”等等。北京的故宫,到处可见雕龙、绘龙、铸龙、织龙、绣龙。皇帝几乎成了龙的化身。
不仅如此,帝王的御用文人们还将远古部族首领们的出生都加上感龙而生的神话。如《史记?五帝本纪》说伏羲氏的母亲华胥,在雷泽中踏上了巨人的脚印而生了伏羲。《山海经?海内东经》云:“雷泽中有雷神,龙身人头,鼓其腹”,大脚印自然是龙的脚印,所以伏羲出生后,便是“蛇身人首,有至德”。《太平御览》引《诗含神雾》中说炎帝神农氏的母亲有?氏游华阳,有神龙首感而生炎帝。说黄帝的母亲附宝,“见大电光绕北极星,照耀郊野,感而生黄帝轩辕于青邱”。还说黄帝生下来头上便有角,还是“龙颜,有景云之瑞”。天上的大电光也是龙,看到电光便受孕,黄帝也是感龙而生。
传说虞舜的母亲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天上的大虹也是龙,一看就受孕,舜也是龙所化。传说夏禹是他的父亲鲧所生,是上帝用吴刀将他的肚子剖开后,“化为黄龙”,又说“是用生禹”。周的始祖弃是他的母亲姜?到野外游玩时,踏上了大人的脚印而生的;大人的脚印可能与雷泽的巨人脚印相同,是否也是龙的脚印?传说黄帝孙子颛顼的母亲景朴,见“瑶光之异,贯月如虹,感枢幽房之宫,生颛顼于若水”。
以上帝王所谓感龙而生,有的源自古代神话,有的按龙的世系加以改造,倒也天真朴实,反映了原始母系社会,处于群婚状态,所生的子女只知其母,不知其父。不过,屈原在《天问》中对此产生了怀疑。他问:“女岐无合,夫焉生九子?”“女岐”是神话中的女神,屈原发问:她没有与男人交合,怎么会生下九个儿子?以上感龙而生的帝王都是没有交合的。
所谓古代帝王多是感龙而生,但与古史和神话产生了矛盾。如黄帝的后裔颛顼有个不才的儿子,《左传?文公十八年》载:“颛顼氏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天下之民,谓之‘?杌’”。《神异经?西荒经》说?杌“其状如虎而犬毛,长二尺,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一丈八尺,搅乱荒中。”又如炎帝裔,缙云氏的不才子饕餮,商周青铜器均铸成虎形,《吕氏春秋?先识览》说他“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再如少昊“亦曰青阳,黄帝之子”,他也有个不才子,名穷奇,《山海经?海内北经》说他“……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为什么龙的后代又成了虎,难以解释清楚。
汉代,人类已脱离蒙昧时期,但刘邦当了皇帝后,为了续上龙的世系,也编造其母亲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刘邦生下就有“龙颜”。
由于古代对自然现象尚无科学的认识,对天体更感到神秘,并对天上的雷电更有极恐惧的心理。古代的“申”字(即神字),写成□间是闪电。《说文》注释:“神也,七月阴气成体”。透过耀眼的电光,随之便是“轰隆”的雷声,于是在古人的头脑中产生了神龙的概念――倏忽间蜿蜒飞腾的形象。
天太高太神圣了,龙飞腾于云霄间,更显威力无穷。于是,历代统治者便以与天上的龙接上族缘,以显示自己受命于天,并以龙的身份统治天下,就更有无上的权威,以保他们的统治是“铁打的江山”。这便是龙的地位陡然上升的主要政治原因。
汉代的北方游牧民族匈奴,并不崇龙,但匈奴单于居住的地方却称为“龙庭”,又称“龙城”,每年要在此大会所属诸部,并举行祭天活动,也是要借龙的神威来显示人的权威。
契丹人、蒙古人、满族人历史上也不崇龙,但他们的统治者君临天下或占据一方后,也自命为“真龙天子”了。契丹族原是春秋时的东胡和山戎,后为乌桓,以畜牧为生,也从事农业生产,活动在长城以北和辽宁等地,北宋时曾建立过辽国。他们的图腾是青牛白马。传说他们的祖先系由一个苍色的狼与一个惨白色的鹿相配而生的。在他们的传说中,有乘青牛车的女子,又称“青牛妪”,即天女,取象地?;又有白马神,取象天神。也就是说,青牛为地?,白马为天神,说明契丹族是天神所出。契丹族在中国历史上有过很大贡献,他们也吸收了很多汉民族的文化。
蒙古族在7世纪,生息于今额尔左纳河流域,《旧唐书》称他们“蒙兀室韦”,到10世纪的辽代,蒙古族发展起来,并统一了蒙古族内部各族,1206年,蒙古各部推载成吉思汗为蒙古的大汗。先后灭亡了西辽、西夏、金和南宋,统一了中国,建立了强大的元帝国,在北京(当时称大都)建都。蒙古族过去信仰萨满教,后改为藏传佛教,历史上也不曾崇龙,所崇拜的是翱翔于蓝天的雄鹰,崇拜腾格里天神。蒙古族的十二生肖将虎放于第一位,鼠牛放在后面。《蒙古秘史》记载:“成吉斯罕,虎儿年在斡难河源头,立九游纛旗称皇帝。”
满族,原为女真族,12世纪初曾建金国,灭辽国,又进入中原灭亡北宋。金国后被蒙古族所灭。再度兴起后建后金,1636年改国号为大清。1644年入关,建立大清王朝。满族在历史上也不崇龙,而是把虎视为山神。若猎人误射杀了虎,必须把虎骨和虎头小心埋葬在朝北的地方,以示对山神的尊敬,到康熙时还是如此。满族最崇拜的是鸦鹊,因它翱翔于天,接近神秘的苍穹,所以“祭天享鹊”。他们传说有三个仙女下界,到长白山布儿糊里糊沐浴,神鹊衔来一颗红果给了佛古伦(三仙女)。她把红果衔在口里,穿衣服时红果掉入腹中,即感而孕,生一男孩,“生而能言,倏尔长成”。母亲告诉他:“天生汝,实令汝为夷国主……言讫,而不见”。所生的这个男孩,就是满族的始祖布库里雍顺。
入关前,满族人主要信奉萨满教,同时也接受了儒家的思想,确定了“皇权天授”和“皇权至尊”的观念。进入北京的皇宫后,满族皇帝也成了“龙主”,子孙们也成了“龙子龙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