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生肖文化--神虎镇邪

本书研讨生肖虎的文化蕴涵,侧重说明人与动物的互动关系,以及该种动物在中国文化...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广阔的造虎天地
章节列表
一、广阔的造虎天地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神虎没有像龙那样被金粉涂身,没有被帝王攀上亲缘,也没有从政治上捧到至高无上的地位。神虎本来就是大地之母,山兽之君,从来都是本来的面目,从无修饰的生活在大地上,生活在广阔的民间天地之中。在汉代以前,巫师们虽然把它作为通天的使者,曾经给它加双翼,东汉时又仿西方的飞狮,也给虎加翅膀,改名叫“飞虎”,但好景不长,不知由何时起,神虎的翅膀被拿掉了,又恢复了本来面目。
神虎又回到民间后,生存空间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更扩大了。神虎的形象经千百年人们的创造再创造,由啖食生灵的凶相,变成天真有趣,温驯可亲的样儿,成为人们的好伙伴,婴儿的好朋友。
民间塑造神虎的形象并非塑造成神,对它也无供奉,也无皇家钦定的程式化样式限制,而完全是人民群众的自由创造。因此,民间的造虎最为丰富多彩,极富人情味,其主要原因是神虎走下了祭坛,进入了民俗和民艺的审美领域之中。相反,身处宫廷中的神龙的形象却日益僵化,特别到了清代,形象更加苍老。处于民间的神虎形象,却总是富有朝气,有的还像稚气的小娃娃。
早在原始社会的新石器时期,虎的造型便进入了儿童的玩具系列,民艺的虎与陶制的马、鸡、鸟、犬、羊、蛙、龟、鱼、人物等,成了在儿童的世界里伴随他们成长的天使,又是孩子们幻想的纽带。如出土的龙山文化陶制兽面,不像祭祀的神?,可能是个虎头,突出的两个大眼和直竖的鼻子,似环形的双耳。与出土的约5000余年前河姆渡文化的陶鱼、陶猪、陶鸟、陶狗等,都具有原始艺术的造型特征,并具有儿童玩具的想象力。
商代遗址出土有灰陶制的卧虎,头特别突出,造型风格与龙山陶制兽面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个灰陶虎玩具,样儿像受到主人的训斥后俯首退缩的窘态。商代妇好墓出土很多小型玉雕,有的是带在身上的玉佩,有的是儿童玩具,其中的小玉虎,有坐式和卧式,都是头大,四肢短小,或虎身细长,像是出生不久的娃娃。
出土的唐代铜官窑褐陶虎玩具,似是卧着闭目养神,毫无兽王的神气。出土的宋代白釉褐花虎哨,造型又像驯服的小狗。孩子玩耍时,可以从它的背后吹出哨声,增加了孩子的乐趣。再看北京清代彩绘布老虎玩具,更像一只憨笨有趣的小狗。由此联想到近代史上的一件趣事。1909年摄政王载沣抱着三岁的皇帝溥仪登基时,大臣们山呼万岁,把小皇帝吓得大哭起来,扰乱了登基大典,群臣惊恐万状,束手无策。唯有一个太监急中生智,急忙塞给小皇帝一个布老虎玩具,才完成了这次尴尬的大典。给小皇帝的布老虎造型,大概就像流传至今的北京布老虎的样儿。
南宋临安过端午节时,官宦人家剪彩胜,扎小虎头缀到妇女头上。这种风俗在秦朝就有了。“秦始皇好神仙,常令宫人梳仙髻,贴五色花子,画为云凤虎飞升”。
做虎鞋也是“自古皆有之,谓之履,??皆画五色。至汉有伏虎头,始以布??上脱下,加以锦为饰,至东晋以草木织成凤头履、聚云履、五朵履……汉有鸳鸯履”。所谓“伏虎头”,就是在鞋的前头绣上伏卧的虎。但不知是妇人穿还是娃娃穿。
西汉时,有兽头形角枕,河北满城汉墓中便有实物出土。唐中宗韦皇后的“七妹”喜制“豹头枕”、“白泽枕”(实为虎枕,因高宗祖名虎而避讳“虎”字)、“伏熊枕”等。古人认为,豹头枕可“辟邪”,白泽枕可“辟魅”,“伏熊枕以宜男,亦服妖也。”
清代王誉昌注崇祯宫词之“白风装成鼠见愁”句说:“明崇祯五、六年间,宫人于鞋上绣兽饰,呼为猫头鞋”。所谓“猫头鞋”,就是虎头鞋。湖北、湖南习惯称虎为猫。
以上所引是零散的古代资料,或是宫廷、官宦人家的例子,虽然也是来自民间的习俗,但不是民间习俗的全貌和主导。如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清代的民间年画、门神、风筝、泥玩具、布老虎等等,说明长年禁锢在紫禁城中的人们,也想过一过民间的生活,耍一耍民间的玩意儿。
为了习俗和礼仪的需要,民间运用各种艺术形式来造虎,这种艺术是文人士大夫们所鄙视的民间美术,又简称民艺。民艺的形式主要是民间剪纸、民间绘画、民间刺绣、民间服饰、民间印染、民间玩具,民间画塑、民间织锦,以及民间雕刻等等。
民艺作品除一些品类需由作坊和专业人员制作外,主要的由各家各户制作,供自家享用,并通过自己的创作寄托对生活的祈愿、向往和对平安幸福生活的追求。自然,这些作品也美化了环境,烘托了节日的气氛。作品很少拿到市场上销售。
民间艺术创作的队伍有多大,谁也说不清,也很难统计。可以说,除有的民族因宗教信仰外,几乎遍布全国的城镇和乡村。因作者的主力大多是妇女,民间艺术又因此被誉为“母亲的艺术”、“本源艺术”。
(一)民间剪纸艺术中的虎
“生女子,要巧的,石榴牡丹冒铰的”,这是陕北安塞迎亲时唱的一段喜歌,说明娶来的新娘要心灵手巧,剪窗花不用别人的样子,剪的石榴牡丹花都是自己背着剪的。同时也说明,陕北农村剪窗花十分普遍,这也是新娘必备的条件。
民间剪纸主要集中在华北、西北、东北、中原、内蒙古以及华东地区,中南和西南地区因住房窗子小,不便贴窗花,剪纸多作为礼花和刺绣的底样。由于剪纸艺术分布太广,作者太多,仅选择几个作者创作的神虎剪纸作简要论述。
陕北安塞高金爱剪的《爱虎》,是一个温驯善良的虎妈妈,肚里怀着的三个小虎崽即将出世,虎妈妈小心谨慎地保护虎仔的安全,富有人情的母爱。她另有一幅《爱虎》,可谓姐妹篇,两个小虎仔已出世,长得很健壮,正在嬉戏,多像人间的娃娃。她用剪纸创造虎,实为对人间的母子的写照。已故老人王占兰剪的《虎》,呆呆地站着,为了表现虎不停地环顾左右,将虎头作两度空间的表现,有正视的虎脸,又有侧视的虎脸。安塞陈生兰剪的《爱虎》,像家中养的又肥又胖的大猫,颈部戴着一串铃,臀部剪出两朵钱型的花纹,当地称为“钱贯女”,是母虎的标志。徐桂花剪的《下山虎》,表现出山兽之君的威风,它扬起四肢,竖起虎尾,奋疾地从荆棘处奔下山去,麋鹿在逃避,猴子和飞鸟在惊恐地张望,似乎一场搏击就要开始了。张凤兰剪的《老虎》,虎相老态龙钟,又肥又大的头下垂,又短又小的腿似乎难以支撑自己的身躯。但是作者在虎身上剪出五朵桃花,大概象征老虎会焕发出青春。黄陵县的张烈芳剪的《老虎》,虽然坚齿利爪,但虎身、虎腿、虎耳上都盛开出花朵,臀部有蜂来采蜜,看来这只美丽的虎也是青春焕发的母虎。
再看山西静乐县的民间剪纸。两幅《虎虎有生气》的剪纸都是表现虎妈妈带着小虎仔戏耍,很富有人情味。另一幅《骑虎》,表现年轻人骑在虎背上,虎欢快的与背上的人一路对话,人与虎的关系是多么和谐,亲密无间。古籍中说:“驾龙骑虎周遍天下为神人使”,剪纸竟表现一个普通的年轻人骑虎周游天下。
再看安徽《虎吃五毒》剪纸,虎头剪得很大,头上生双角,还顶着一个“王”字,样子显得滑稽可笑。肚里吃下五种毒虫,都露在肚子的外边。作者名程建礼,是专业剪纸艺人,他的作品能出奇制胜,富有创造性。宁夏也有民间剪纸,如《虎头枕》,虽说是虎头枕的绣样,却又是独立的剪纸作品,表现双虎上下连在一起,实为两虎交合。黄河入海处的山东滨州,赵恒英、吉中英、任成荣剪的虎,便是民谚所说的“照猫画虎”。
笔者于1986年3月在河南淮阳城内,遇到一位七十余岁老奶奶名叫宋玉珍,她临街在地上铺了块包袱皮,摆了几搭虎头鞋绣花鞋样出售,造型与众不同,艺术上有独创性。她剪的虎头是由石榴、桃子、葡萄、荷花、花蕾、花叶,以及蝴蝶、蜻蜓、鸡、鼠组成。用果子的核、花的子房为虎的眼睛。或用双对的鸡、双对的老鼠吃葡萄、鸡的卵为虎的眼睛。若从局部看是花的果,鸡生的卵,但从整体看便是虎头,额部再上个“王”字,更是虎无疑。
另有甘肃陇东镇原的《喜花》剪纸,表现姑娘出嫁了,有两只猛虎保护,还有两只猴子为她种桃树,象征平安福寿。庆阳《喜娃娃》剪纸,表现新年时,娃娃有了压岁钱和小红灯玩具,上身穿上了节日老虎绣花外衣,真是喜气洋洋。
民间艺术家们以她们的聪明智慧,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塑造“爱虎”,塑造人情味的虎,塑造满身花朵的虎,塑造花果组成的虎,无不倾注着人们对神虎的钟爱之情。这种虎没有凌驾人之上,而生活在人们的身边,生活在人们的心中。
(二)民间玩具中的虎
当孩子在婴儿阶段,妈妈或姥姥总要给娃娃找个小伙伴,或陪娃娃玩耍,或伴娃娃睡眠,或给娃娃守夜,或作娃娃的枕头,这就是她们亲手缝制的布老虎。
布老虎不知源于何时,但起码与人为伴的历史长达数十代、数百代。当娃娃长大后,婴儿时玩耍的布老虎或作传世的珍品留给下代用,或缝制新的样式,总之是代代绵延不断。
各个省的布虎造型可谓千姿百态,众彩纷呈。有的省内,便有几个文化圈,每个文化圈中的造型均有不同。自然生态中的虎一般是橙黄色的毛皮,黑色的斑条纹。而民间造的虎有黄色、橙色、红色、绿色、紫色、蓝色、白色、黑色;有的在虎身上用几种颜色的布组成。
北京传统的布老虎造型,保留所谓金睛白额大虫的气魄。虎身用黄布,头部白眉白鼻阔嘴,圆眼睛特别突出。北京还有双头虎,虎头虎身一样粗,用布作的配件,缀上虎耳、虎鼻、虎嘴和虎须,虎腿又细又短,很像憨气十足的娃娃。河北省白沟河的布老虎,虎的面部绘成人的相貌,头上插两支染色的鸡毛,有一股英雄气魄。河南灵宝的布老虎喜用白色布制作,以墨线勾花纹,再用粉色、橙色晕染,头上扎桃形耳,额部绘绿色红光的太阳,眼的两旁画半片艾叶。河南豫北获嘉的双头虎,在两虎的腰部彩绘出花带。
陕西洛川有黑色的布老虎,还有白色的娃娃虎,娃娃的下体与虎的臀部相连,虎身用彩线绣出各种花卉。陕西渭南的布虎,虎头的造型如唐代的镇墓兽,獠牙很长,吐着红色的长舌;洛川的布虎也吐舌,但比宝鸡的短。
山西运城地区有鱼尾布老虎,前面是虎头和前肢,后部是鱼和鱼尾,两边各绣一条大鱼贯穿虎的腹部和尾部。这种鱼尾虎不是屋脊上的螭吻,因为螭吻的头部是龙不是虎。根据民艺的传统含义,虎象征女性,鱼象征男性,鱼虎结合,自然是男女两性结合。河南灵宝的娃娃枕便没有隐讳,枕的一头绘成男娃头像,一头绘成女娃头像,实为双头虎枕。
湖北的布虎喜用黑布,虎身用花布拼接,虎的眉眼和阔嘴,用不同颜色的布作配件。
山西有种半米高的布老虎,做工很细,浑身装饰布制的花朵,以铁丝弹簧连接,不属于玩具,是生了娃娃后,亲友家送的礼品,陈列在产房,大概也是娃娃的保护神。
儿童玩具中还有皮老虎,泥老虎,可以挤出响声,吹出哨声。还有木旋的花棒棒,有的上面也画虎头。
(三)虎头帽虎头鞋的含意
从我国北方各地的小儿虎头帽看,多像殷商时代的武士铜盔,虎头的眉眼耳鼻嘴的造型结构都十分相似。殷商武士铜盔顶上插羽毛或缨珞,民间虎头帽改饰绒线球。戴到娃娃头上,谁也不会认为虎吃人,倒像用虎装扮起来的勇士。人们希望用虎的威慑力,使妖魔望而生畏。
有的虎头帽汇集很多造型,不用语言,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如陕西关中地区便有这种虎头帽。在虎头的额部,用彩绸结两个绿叶中的大花蕾,帽后绣一只大蝴蝶,蝶的头绘成男人的头,似去钻花采蜜。这还不算,虎头上又加两枝梅花,落上一对喜鹊。作者到此仍不满足,又在蝴蝶和喜鹊中间,加了一个布做的小娃娃。由此把虎头帽上的象形寓意的谜底全都亮出来了。而且,清楚地表明,虎也是娃娃,虎娃娃是爱的结晶。
笔者在福建惠安看到一件传世的虎头帽,做工十分精细。虎头的侧面,绣虎头鱼身的动物,在它的尾部长出很粗壮的大树,枝叶繁茂,开了十朵大红花,鸟儿在花间飞翔。往下,便是一串横排的小鱼。这种虎头上的纹样是什么寓意,始终是个谜。
山西忻州地区有种小儿虎头帽,加上金皮绣花显得很辉煌。帽分两层,在黑虎头的上面又加一个黄色的虎身,似乎两虎共一个头。另有黑虎头上,爬一只全身的黄虎,似乎两只虎正在交合。河北省石家庄地区,也有相似的虎头帽,两只虎并排卧在帽上,不同的是双卧虎不是平面的,而是用彩布做成立体造型。山西、河北这两种虎头帽还不完全直露,多少还有隐含的寓意。
朋友曾送我一件云南大理白族的虎头帽,在蓝黑色的盔形帽子的正面,缀一块圆形凸出的黄色绣片,绣着张口露齿的虎头。黑须,竖鼻,头上多一对角。虎头的左右绣蝴蝶采牡丹,松鼠吃石榴,脑后绣两个太极图。本来后面还有一条虎的长尾,可惜此帽年代太久,丢掉了。我在昆明见到很多白族虎头帽,在红、蓝、黑色的帽盔正中缀一块方形浅色的布,上绣虎头。整个虎头帽是圆形的,虎头是方形的,大概象征天圆地方。前面提到的虎头帽上绣蝴蝶采牡丹,松鼠吃石榴,显然虎又象征青春和爱情。正如白族年轻姑娘送给情人的挑花手帕上,右下角挑两只小虎,相对立于花旁。手帕用汉字挑出四句七言诗:“燕子有情天上来,花到春天自然开,情如梁上双燕子,爱似池中两鸳鸯。”中间挑八角星,内有四个字:“四季常青”。
有些地区,娃娃脖子上的围涎绣的也是虎。陕西、山西的围涎多是全身虎,虎头在前面。笔者在湖南长沙见到一个小儿围涎,前面在黑色布上绣全身虎,后面在红色布上绣全身的鱼,鱼虎结合的寓意如前所述,不赘言。笔者在福建漳州见一方背娃娃的背袋,在黑色的布上缀有五片圆形的绣花,中间的一块绣片中间又加了一块黑色的绣片,上面用红线绣虎头,在虎鼻处又绣了双喜字。寓意甚明,娃娃和小虎,便是爱情的结晶。
再看小儿穿的虎头鞋,鲁南、苏北和南京等地,鞋上绣双身虎,共一个头。在商、周青铜器上有这种纹样,绣到娃娃的鞋上,别有民俗的寓意。有的虎头鞋上绣的虎头,突出的两个圆眼,小小的嘴巴,很像娃娃的面孔。河南豫西的虎头鞋,虎的双眼由双凤组成。有的用双鱼组成,鱼头向下,虎嘴处绣荷塘的藕和莲蓬。民间常以鱼穿莲、鱼吮莲喻意两性爱情和交合。还有的虎头鞋是鱼的双目组成的,上下方都绣一朵莲花,如同西安半坡原始彩陶上的对鱼纹样,喻两性相亲相爱。
从以上娃娃的虎头帽、虎头围涎、虎头背袋、虎头鞋的绣花和挑花来看,民间热爱虎,不仅仅是祈望它辟邪镇妖,而且通过它表达了人们的情感。虎既是人类爱情的象征,又是人类新生命的象征,世间没有任何一种动物,让人们的精神投入这么深。近十余年来,经广大民艺学家广泛的考察研究,发现和发掘了民艺虎文化中丰富的内涵,实在令人惊奇。
在民间的建筑上、雕刻上,在陶瓷、器皿、织锦等方面,还有很多虎的造型,因篇幅所限,不赘述。
(四)湖北的“蝉虎”
湖北民间结婚时,多在帐的两旁装饰两条用彩色布制成的布贴画片,有两米多长。有的帐饰布贴中有虎头小人,头朝下,手臂像双翅,双腿像燕尾,似从天上飞下;下方缀缨珞。当地还有种小儿围涎,造型与这种虎头小人近似。还有种小儿帽,帽上缀着有纹样的金属片,正中缀金属的小虎头。前两种他们称为“蝉虎”,后种称为“蝉帽”。
古时有“蝉冕”和“蝉冠”。汉代侍从官员帽子上冠以貂尾纹为饰。后来,蝉冠作为显贵的通称。湖北的蝉虎和蝉帽,自然并不具有显示权贵的含意,可能是寓意子孙后代“蝉联”不断。甘肃陇西秦安县麦收时磨的第一磨麦粉,给孩子烤制蝶形的面饼,便称为“麦蝉”,既喻小麦连年丰收,又喻子孙蝉联不断。
河南卢氏县文物管理所藏有一件龙山文化红陶祖(亦称人祖,形似男性生殖器),上面便附着蝉形平面装饰。古代丧葬时,在亡人的口里放一块玉石,雕成蝉形,称为“玉含”。商、周青铜器上,亦有连续的蝉纹,都与生命的蝉联有关。湖北民间的蝉虎和蝉帽,喻意取自古代,但在造型上有新的发展。
(五)山东、河北的“面老虎”
鲁西北的冠县,有个百余人口的小村,名叫“郎庄”,过去叫“狼庄”。据说过去这儿狼很多,扰得人畜不得安宁。人们便用麦面捏制“面老虎”,狼得讯后,便销声匿迹了。村民怕狼返回,便继续捏面老虎。天长日久,捏面老虎渐渐成为郎庄的副业生产,大量向外村销售。面老虎的品种有娃娃骑虎、骑狮、骑天狗、骑鱼,以及各种神话人物、飞禽走兽,名称仍叫“面老虎”。这种面塑较小,捏塑成型后蒸熟烘干,敷重彩,不霉不裂。过年过节时拿到庙会或集市上出售。可以挂在娃娃的身上,也可挂在室内辟邪纳吉。
离冠县不远的河北广宗县,有徐呈祥和陈明贵二人,可能受山东冠县的启发,在家乡也用麦面捏制“面老虎”,也是拿到集市上出售,作为娃娃节日或生日身上的饰物。
(六)虎头吞口之谜
湖北有的大宅院门楣上挂木雕大虎头。云南彝族地区门楣上挂葫芦瓢,上画虎头。贵州少数民族地区挂陶制的虎头。四川北部和陕南山区,门楣上挂画虎头木勺。这些都统称为“吞口”。古代宝剑剑体的握柄前,有兽头装饰,似剑从兽的嘴中出来,故叫吞口。江西有种小儿凉帽,上面的装饰或似虎头,或似人的头,名叫“吞喉”,大概是吞口的音转。
吞字有噬义,即吞噬、吞食。民间的“吞口”便用虎头造型,张着坚牙利齿的大口,能把害民的恶鬼妖魔吃掉,这也是取《山海经》神荼、郁垒用苇索缚住恶鬼,投虎吞噬的意思。挂“吞口”于门楣,也是自汉以来门口挂桃符、挂虎头于门上习俗的遗存吧。